乌鸦牌番茄拉面

沉迷打牌
打牌王除了a5不知道在哪儿看之外都看过(其实也没有全部看完orz)狂吸346
目前貌似只会开垃圾车
头像来自adventure太太的矿工瑞


立刻安排
往城市边缘开

我疯了你们呢

不管我多么地假粉我都要吼一句
鸣人生日快乐啊啊啊啊!!!
🌚你怎么那么废啊只会啊啊啊🌝

说起来我好像千粉了【
但我目前搞得出来的好像只有左游【
所以在评论里抽一个来写吧……(前提是能上高速的那种反正我是往高速上开(厚脸皮

晚上十点半截止…!(


感觉会没有人………(


请可爱室友帮抽抽到的8,用的抽纸团的方法(+1那条我自动滤过了)按从旧到新的顺序数的话就是带球(哇你们怎么都那么会玩

(我室友十分好奇8是什么 我只能支支吾吾【不能暴露自己是个变态的事实??

(其实评论里有几个也很好玩 有机会我再苟【

【了游】如何满足你家的猫的一切需求

童童@酒酿圆子 的点梗(四川话真是有意思(什么
⚠️末尾有pregnant提及、注意避雷
领导回来了,我要开车车去迎接他
周二码完周三等着过年(敲锣打鼓

https://m.weibo.cn/3964011895/4285550561360405

我知道领导回来了。
(狂踩油门———

5ds(和蟹相关的)真的好糟糕啊【

【左游】姜饼人

群内脑洞 (好像被自己写废了orz)
我流蠢蠢童话故事…?




如果说饼干也可以有愿望的话,我希望是能被你吃掉。
———————-
话说在海岸附近有一个不知名的小镇里,有一小户人家,世世代代都是做饼干的。就在沙滩和草地相交的地界,一个不大的小木屋,外面挂着的铜铃铛随着海风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然而现在只有一个年轻人住在那里。年轻人五官端正,做出来的饼干和他的温和一样温暖人心散发着香气,使人想起金秋后透过枯叶的阳光。镇里的人都在他这里买饼干,给忙碌的一天一个香甜的结尾。有些年轻的姑娘们也会面庞红润地拿走一小包姜饼人饼干,再小声地说一句“谢谢鸿上先生”。
鸿上了见最擅长做的就是姜饼人饼干。
但他没想到自己能那么擅长。
他看着被倒扣的玻璃罐子关住的一个小姜饼人——其正在用自己的棕黄色小手不断地敲击玻璃壁——只觉得自己一直相信的一些东西破碎了。
蹲下来认真听,还能听到很细小的“放我出去”的声音。
……我靠原来还能说话的吗。
小姜饼人有一头很特别的头发。蓝色的两尖头发是专门用蓝莓酱调的深蓝,两片刘海则加了一些其他的水果酱来调成海蓝色,再用草莓酱画出宛如小闪电的印记。眼睛则是抹茶来涂的,周围有很小的一圈白色构成眼睛的外轮廓。
现在那对抹茶正瞪着自己,短短小小的饼干手向自己挥舞着,好像是在打招呼。
“游作!”
“什么?”
“我叫游作!”
“那……我叫了见?”
“了见!”
“游作。”
“了见!”
“…”
“了见了见了见!”
鸿上了见觉得自己的头开始痛了起来。

事情还得从半小时前说起。当时他心血来潮想要做一些特别的姜饼人,不知不觉间就涂出来了一个有这样奇特的头发的,以至于其他的姜饼人只是匆匆装饰了一下。
……自己是怎么想出来这种发型的,我真是个天才。鸿上了见抱着这样的想法,把有着独特刘海的小姜饼人和其他的饼干放在一起,推进了烤炉。
十五分钟后他按着时间打开烤炉,却发现少了一块。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少了哪块时,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从烤炉里跑了出来,速度极快地跳下了台沿。
老鼠…?!鸿上了见来不及多想,他抓起一边的一个空玻璃瓶,对准那团物体扣了下去——
接着他就和那块有奇特刘海的姜饼人面面相觑,还互相交换了名字。

“放我出去,了见!”姜饼人提出了他的要求。
“……你不会乱跑吧。”
“我会跟着了见的!”
“不行。”
“了见说的话很矛盾,我不是很明白。”
真的吗,自己被一个饼干嘲讽了?
游作果然如他所说的一样没有乱跑,他跳上了见的手掌,任由对方把自己放在木桌上。虽然饼干成精这件事很神奇,但也不能因为这样耽误了今天的工作。
然而就在他烤好第三批饼干的时候了见撑不住了,他猛地转过头和那对绿色的小眼睛对视:“你要盯着我多久??”
“不可以看着你吗?”小姜饼人歪了歪头,用它有限的能力做出苦恼的神色。“了见说不能乱跑,我就坐在这儿看着了见好了。”
“……我收回我之前的话,你想跑哪儿去都可以。”
“但我就想在这坐着看着了见。”
“你这个样子让我想起弗兰肯斯坦……我是不是还应该再给你烤一个姜饼人作同伴啊?”
“游作不想要饼干,游作想要了见。”
“不行。我再给你烤一个。”

“鸿上先生今天怎么烤了那么多姜饼人饼干?”
…我怎么知道后面烤的姜饼人都没成精。
“啊…不小心做多了一些,三块曲奇的话送一块姜饼人饼干噢。”
面带微笑面带微笑。

送走最后一位客人后,了见伸了伸懒腰,瞥见游作正在旁边下意识地学他的动作——但开玩笑,姜饼人的手怎么可能伸得过头顶——然后了见就发现了它手臂上的一丝裂痕。
“你的手臂是怎么回事?”
听到询问后游作认真地看了看自己的手,“可能是刚才敲玻璃的时候不小心敲碎了。”它抖了抖短短的饼干手,有些饼干屑便随着它的动作从裂缝里洒出来。
“??你先别动!”他用言语制止了姜饼人的自我摧残,找出了一小罐之前的柠檬酱,用筷子蘸着很细心地在裂缝上涂抹了一下。小姜饼人似乎愣住了,看看自己的手又看看了见,眼眶似乎开始抖动。
“这样就好了。”了见莫名感觉如释重负,姜饼人手上多了一道橙黄色的痕迹——还挺好看的。
“了见……”小姜饼人的眼眶抖动得越发明显起来,“了见给我修复手手!”
“诶?”
“谢谢了见!游作很感动!很开心……”它如同刚拿着新玩具迫不及待和别人分享的小孩一般挥舞着自己被修复的手臂,“谢谢!”
“……不,不用谢。”

夜色渐深。了见点起蜡烛,火苗因为钻进来的海风微微摇摆。本来他有睡前看书的习惯,但今天不一样。
“我可以和了见一起睡吗?”
“你就不怕我翻身压碎你吗?”
“不怕。”
“但我怕。饼干渣掉在床上的话我会很苦恼。”
“但我想要挨着了见。”小姜饼人坚持着,了见甚至怀疑自己从那抹抹茶里读出了委屈。
他在心里深深叹了一口气。
“…你等一下。”他找出一张小手帕——上面有小船的印花——又犹豫一番后用剪刀剪下一小团床垫的棉花,用同样从装面粉的麻布袋上剪下的一小片包起来,做成了一个有些粗糙和丑巴巴的迷你枕头。
他将迷你枕头和手帕往床头一放。“你睡这里。”
他看着这才勉强钻入“被窝”的姜饼人,心想自己也许可以在手工这方面更进一步。

“我要出门一趟。”了见咽下最后一口早餐,对坐在对面的姜饼人说道,“面粉不够了。”
“我也要去。”
“被别人看到的话会以为我是巫师的。你就待在家里,不要乱跑。”他无视了姜饼人下耷的眉毛——说真的当时他为什么那么闲还要给它画眉毛——关上了门。

去买面粉不会耽搁太多时间,人不多的话一个多小时就可以回家了。他这样想着,否认这样是对那块饼干的担心。
在熟悉的那位老人那儿买到了面粉后,他瞥见了一位正在卖花的小女孩。
“先生,要买一束花吗?”
“不……”

最终他还是买了一小束花。各种不知名的小野花被捆在一起,五颜六色,也见不得就输于花店里精心培养的花。
刚好家里有个空着的玻璃瓶。

了见推开家门的时候姜饼人没有像自己预想的那样跳出来迎接他。了见刚开始以为它只是躲起来了。
然后他注意到了自家的窗户不知何时打开了。而自己早上做好的一批饼干被打翻在地。
“游作?”他奔向窗台,并没有姜饼人的影子。
难道跑了?
就在他准备出去找找时,他听到一声细小的声音,是从桌子下面发出来的。
“了见!”
他忙掀开桌布,发现游作正躺在地上,而一条深深的裂缝从左臂一直延伸到腿部,头部也碎裂开来。
他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被揪紧了,一股冷意从心脏蔓延到全身。了见迅速把木桌上的杂物拿到一边,接着费力地将其拖开,让姜饼人暴露在阳光下。
“了见……”姜饼人的声音小了一些,它看了看自己碎裂的身体,“要不了见把我吃掉吧。”
“闭嘴。”他皱紧眉头,小心翼翼地将姜饼人一块块地拼了起来,但周围的饼干渣实在没有办法。“不要乱动。”
家里还剩下一些猕猴桃酱和柠檬酱,前天自己刚做好了一罐草莓酱,就放在木质的柜子里。
“你一定,很快就会好了。”他控制自己一贯稳准的手腕不要颤抖,开始用果酱把姜饼人碎裂的身子粘起来。

“我不想进烤炉。”
“光是果酱粘不住的。”了见无视了躺在托盘上的姜饼人可怜巴巴的眼神。

好在抢救及时。
只不过游作的头发已经不是之前的海蓝色了——蓝莓酱在第一次制作的时候就用完了——现在则是黄色和粉色的混合体,比之前的发型更为张扬,看起来似乎也比以前要凶一些。碎裂的部分用柠檬酱糊起来的布满了黄色的线条,其他的部分则全涂成了绿的——心想多涂一层加固一下。

“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猫。”PM姜饼人语气有些冷淡,不知道是不是了见的错觉。在他把它推出烤炉的时候姜饼人说它的名字是PM,原因是什么烤炉into什么的。“很大的一只,想要吃了见烤好的饼干。PM要保护了见的饼干。”
“所以你就这样冲上去?你自己不也是一块饼干吗?”
“没有,我用筷子戳它的眼睛。”PM姜饼人的语气里忽然变得愧疚起来,“我太鲁莽了,那只猫拼命挣扎,把了见的饼干打翻了。”
“你自己也摔下去了?”
“下次不会这样了。”
“不许有下次!”他忽然意识到自己的音调拔高了,又不动声色地放低,“你再这样我就把你蘸着牛奶吃了。”
“了见要吃掉我吗?”姜饼人愣了一下,就在了见以为吓唬住它时,PM姜饼人用很认真的语气说道:
“那就真的是再好不过了。”
姜饼人的绿眼睛在光线下闪闪发亮。真是奇怪,他记得自己从不曾加过闪粉之类的东西。

“这是了见买的花吗?”PM好奇地用手戳了戳旁边的那束野花,了见才想起来那捆自己还没来得及照顾的植物。
“买面粉的时候顺便的。”他将玻璃瓶装了些水后把花束插了进去,“作为装饰恰到好处。”把玻璃瓶放在窗台上。
PM姜饼人看着他的动作,灵巧地爬上窗帘,从瓶子里抽出一支蓝色的小花。“这支能够给我吗?了见。”
“嗯?”
“PM喜欢这支花的颜色。”它将fafa举到了见的面前,“和了见眼睛的颜色是一样的。”
“…你在说什么啊。”他匆忙转过头去,异样的暖流淌入他的心脏。


游作,或者说PM的情况越来越糟糕。
因为他开始软掉了。对于脆脆的饼干来说,无孔不入无所不在的空气是他们极大的威胁。毕竟没有人喜欢吃本应脆脆却变软的饼干,而在这个潮湿的地区,软化的速度更加快速。
“把我吃掉吧,了见。”PM姜饼人站在了见装着牛奶的玻璃瓶前,提出了今天第五次的请求。“混着牛奶很好吃的。”
“…我自己知道自己的饼干好不好吃。”了见继续无视他,“不要再问了。我不会吃你的。”
但PM接下来的行为让他感到头疼。只要到了饭点,他就会想尽一切办法跳到了见的碗里去,好几次都差点成功了——好在了见迅速把装着牛奶的杯子或者其他东西拿开。渐渐地PM的成功率越来越低:他越来越软,速度远不如之前还脆脆的时候。每次他用他软趴趴的饼干手抓着杯沿努力翻到里面去时,了见都只能小心地将他提起来放到一边。
“了见不喜欢(吃)我吗?”软趴趴的PM姜饼人软趴趴地问道。
鸿上了见知道自己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终于有一天,PM的两条腿已经软得再也站不起来,头发也耷拉着,失去了之前的光泽,无论再怎么抹果酱也救不回来。了见把他装在了之前的玻璃瓶里企图减缓他的软化,里面还有那朵蓝色的小野花。姜饼人依旧努力敲击着玻璃壁,但软趴趴的手并不会使他断裂,也不会发出声音。
他不能也不想再听到小姜饼人的请求。

等鸿上了见再次打开玻璃瓶时,姜饼人已经整个软掉了,这还是在玻璃瓶里,要是让他像之前那样乱跑,现在怕已经是一团饼干糊。
“我…我想要蓝色的花。”他抱着那朵早已干瘪的蓝色小野花,声音越发低落细小。
“我还想做很多的事情…想和了见一起去买面粉……想和了见一起去看很多的花…有那种全是蓝色的花的地方吗…”他的语句断断续续细微如蚊,但了见却觉得每一句听在心里都如同雷鸣。“还有外面的海……也是和了见的眼睛一样的……”
他捏紧玻璃器皿的边缘。
“但我已经站不起来了……所以我只有一个…请求。”姜饼人挤出一个笑容,如同所有烘培师都会在饼干上画的表情一样:
“请吃掉我吧。这样我就可以一直陪着了见了。”
姜饼人的表情凝固在那个有些勉强的笑容。

“游作?”
再无回应。

鸿上了见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什么抓住了,似乎有液体要从自己的眼中涌出来。他深吸一口气尝试平静,把软软的饼干从玻璃瓶里倒出,抽出新的一瓶牛奶。
「混着牛奶很好吃的。」
他唇舌颤抖地咀嚼着软软的饼干,被裹了太多次的猕猴桃酱酸到了口腔,柠檬酱刺激着他的舌头,了见瞬间就流出了眼泪。
好酸……他大口吞咽着饼干和牛奶,差点呛到自己。
真的,一点也不好吃。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了见没有尝试再做一个游作,自己之后烤的姜饼人也没有哪个突然跳起来说话。
唯一的区别是他习惯每天都去买一小束野花,蓝色的那种。像天空,又像大海,还像他自己的眼睛。
是那个小姜饼人最喜欢的颜色。
家里已经堆满了蓝色的小花。窗台上,木屋屋檐下的阶梯边,能放下东西的地方,都被星星点点的蓝色点缀。
他很希望能搞清楚自己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请问,”了见的思绪被一个陌生又有些熟悉的声音拉回现实,“这都是你的花吗?”
蔚蓝色的眼里映出翠绿的颜色。

fin


这个账号用了两年终于有了一篇不用转成图片的内容(

我知道我除了车车之外写得都很垃圾(车车也是垃圾车)求轻拍呜呜

【左游】暗语

依旧起不来名

我就想着那么爱爹的了见都能在爹面前撒谎那或许关于现实中不要出手说不定也——(我就是想看一看!(小声bb

https://m.weibo.cn/3964011895/4271092073544643

【左游】天使恶魔

标题十分直白
灵感来自于枫枫的图 dbq浪费了枫枫那么多的设定我只是想在秋名山兜个圈子……orz

末尾有男体怀孕提及,注意避雷⚠️

https://m.weibo.cn/3964011895/4265344363059081

【左游】光影

几乎是5900纯车了(捂着肾
灵感来自于太太的图 @海老 (http://abibi1002.lofter.com/post/1f647ec7_eea1cb3b 


领导回来了 我要为领导激情开车——
https://m.weibo.cn/3964011895/4258194727746126